抗癌明星

抗癌明星-----陈惠芬

更新时间:2017-08-19 14:49:32点击次数:829次字号:T|T


我叫陈惠芳,今年79岁,17年前我得了胃癌,胃子切除了五分之四,经过三次化疗,头发脱了大半,整天不吃不喝还要吐,昏迷过几次,原体重一百多斤降到七十来斤,全家人都为我担心,我也要哭,老公鼓励我说:“坚强起来,你会好好活下来的,大病过后必有福”。老公吃尽了苦头,家务事全靠他一个人做。白天他要喂我喝十多次他煎熬好的米汤,夜里那怕再冷也要起来七八次,喂我喝上米汤,大小便经常弄脏了裤子、被子,他没有半点怨言。儿子在南通工作,那怕再忙夜里要赶回来陪我讲故事我听,逗我开心,媳妇晚上回来帮我洗衣服、洗澡。


  

 三个月后,我能起来走走,能喝点粥了,老公就带我到上海服中药,开始我不服,一闻到中药味就要吐不愿喝。老公说:“这是救命药,把它喝下”,说着他捧起药碗喝给我看,在他的鼓励和感动下,我硬着头皮,闭着眼睛,直着喉咙把汤喝下去了。我母亲去世时他带我去,并把煎药的锅子和药一起背到我娘家,帮我煎药,让我喝好他才放心。我共服了三年中药,三十六蛇皮袋,一千二百剂,可装一拖拉机。那时我家刚买了房子,借的贷款还没有还清,每个月的药费五千多,我俩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四千多一点,那不够我服药,没钱我不看了。后来儿子媳妇借了钱给我看病。

我在老公的陪同下,每天坚持锻炼身体,陪我到人多的地方去玩,到老年大学学电脑、跳舞、唱歌、听保健课等。


如东县成立了抗癌协会,我加入了这个组织,跟着领导一起参加公益活动,慰问新癌友,我是协会文艺队成员,每次活动时我积极参加。由老公陪同把我送去把我接回,他很负责地做好文艺队军鼓队的后勤工作,收发保管好军鼓道具等。一天夜里,他突然站在我床前,头发湿淋淋的,水还在滴,我问他:“你干什么去的?”他说,外面雨特别大,我怕军鼓弄湿去附房看看的。文艺队下乡到兵房、丁店、大豫、东凌、童店等地搞宣传活动,老公总是要陪我去的。


我在家期间,老公陪着三位新癌友去上海群力药房服药,陪了两位癌友去平潮医院看病,每个癌友的病情不一样,心态也都不一样,我把书上学到的“得了癌症不等于死亡”,要坚强,心态要好,多参加锻炼、把怎样防复发转移等知识告诉他们,癌友们都感谢不尽。如陈云菊癌友感动的热泪盈眶。

我老公、子女都对我好,使我心态更好,我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还处处为别人着想,婆婆生了六个儿女,自从公公去世后,婆婆就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度过了三十九年,九年前中风了,不能走路,不能讲话,白天睡觉,晚上叫喊,吃饭要人喂,大小便更麻烦……,我们没有一点怨言,也不用其他兄弟来服侍。去年满了100岁方才去世,村干部、邻居、亲戚朋友谁不夸我这个媳妇好,夸子女孝顺。

婆婆走后,孩子们说的对,该享受生活了,于是我们去旅游,我们真象小鸟一样飞出家门,先后到南通、上海、北京、南京等地去旅游,最近又到东北三省、朝鲜、俄罗斯等地游玩,特别难忘,今年夏天到长白山旅游,风大、天冷,雨蒙蒙,爬到半山腰,有好几个人打退堂鼓,我也在犹豫,老公看到我爬山意志不坚定,马上鼓励我,帮我背包包,牵着我的手,硬把我拉到了顶峰,看到了天池,心里乐滋滋的,比吃了蜜还甜。

这就是我们癌症病人的抗癌风采。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